惋惜——

咒术师殒命之时 皆为孤身 但还好 我有挚友陪在身边

潜滋暗长 1

第一个平安夜


ooc致歉 轻微夏五向


“悟 该起床了 难不成你还想迟到”夏油杰早就已经整理好自己的衣着打扮 站在镜子前 整理着自己有些骄傲不羁的碎发“啧”不由得生出些许烦躁 从卫生间里走出来就发现五条悟还赖在床上一动不动 夏油杰无奈地叹了叹气 弯腰扯了扯几乎快要被五条悟踢落在地板上的被“喂 悟 你再不起来我就走了”然而五条悟没有一丝起床的意思 夏油杰叹了口气 猛然扯过五条悟的被子“我记得早上好像让硝子带了喜久福...”“喜久福”大概是激活五条悟的开关 五条悟迷迷糊糊的眨巴眨巴眼 在床上做了一系列准备起床的拉伸运动 然后大爷一般地命令夏油杰“杰 衣服”夏油杰冷漠地看着他 然后更加糟心地揉着太阳穴 起身抓起五条悟随手挂在椅子背上的校服 扔到五条悟脸上“下不为例”


赶在夜蛾进到教室的前几分钟 夏油杰终于拖着死尸一般的五条悟迈入教室 然而上一秒还无精打采的五条悟 下一秒就鱼跃起来 一跃到了硝子桌前 硝子耸耸肩 和夏油杰对视了一眼 然后无奈地送给五条悟一个白眼 然后被五条悟自觉的搜刮了书桌里的喜久福 还很得意地朝硝子和夏油杰晃了晃 夏油杰看着眼前这个弱智 几乎感觉自己的智商受到了侮辱 但是也无可奈何 因为五条悟虽说心智似乎并不健全 但是实力还是不容小觑的“我说 夏油 你这么惯着他 真的好吗”硝子瞥了五条悟一眼 回过目光看向夏油杰“我...”“说什么呢 硝子 杰是我的挚友 挚友你懂不懂”五条悟用叉子叉起一块喜久福 然后像耍戏法一样向空中扔起 喜久福最后安稳地落尽五条悟嘴里“...”硝子深深地叹了口气 由于是背对着五条悟 所以硝子暗骂了几句以解心头之恨 夏油杰托着腮看着闹别扭的两个人 忍不住噗呲一声笑了出来 


赶在夜蛾迈进教室的前一秒 五条悟吞下最后一口喜久福 然后将罪证在最后一刻扔到了夏油杰的桌子上 一时间还没反应过来的夏油杰抬头便撞上了夜蛾的视线“...”夜蛾当然了解自己的学生 以夏油杰的性格 怎么可能在早上吃这样甜腻的食物 班上仅有的三个人里面 只有五条悟 才有这样奇怪的口味 夜蛾掩饰性地咳嗽了一下 然后意味不明地指点了几句“下回来不及吃早饭的话就不要赖床”


无聊地熬过了一天的课程 五条悟抢先在夜蛾离开教室前 就拉着夏油杰冲出了教室 硝子已经对他们二人习以为常了 收拾好了自己的物品之后等了等身后的歌姬和冥冥 大概因为三个人都是女生的缘故 路上聊天 也会更加自然一点吧


难得是没有任务的晚上 五条悟带着一脸无奈的夏油杰抵达了目的地 随后轻车熟练地找到座位并点完了单 夏油杰见怪不怪地看着五条悟点的大半张桌子的甜点 自顾自地要过一杯水 坐到五条悟旁边 看着手机上的信息打发时间 顺便等着五条悟吃完甜点


夜幕如约而至 五条悟心满意足地拎着一袋喜久福踏上涩谷那条无论何时都是熙熙攘攘的街道 夏油杰默默地跟在五条悟后面 看着前面那个蹦蹦跳跳如同三岁孩子一般在和他炫耀着伴手礼的五条悟 止不住的嘴角在微微上扬 但又碍于在外人面前 又得做得似乎自己并不在意这一切的样子“杰 你看这个”五条悟摸到了袋子底部的一张小卡片 因为被放在最底部 已经微微有些褶皱了 五条悟眯起眼睛 冲手心里哈里哈气 让冻得有些僵硬的手指掠夺些热量 夏油杰出于好奇 凑到了五条悟身旁 卡片上的留言让两个人意识到他们好像忘记了一个似乎蛮重要的节日“12.24 平安夜快乐”


五条悟一时间盯着卡片发愣 夏油杰也没想到自己居然忘记了今天是平安夜 只能略微有些尴尬地扯了扯自己的围巾“平安夜快乐 悟”五条悟这才缓缓地回过神来“啊 搞什么啊 看来又要给硝子她们买礼物了 不过还好你也在 杰 平安夜快乐”


那是他们一起度过的第一个平安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