惋惜——

咒术师殒命之时 皆为孤身 但还好 我有挚友陪在身边

我活在不能存在他的世界

(平行 普通学校pa)

(超多私设pa)

(夏油杰梦女预警)

 

杰突如其来的死讯 让我整个人彻底崩溃 以至于神志不清 每天浑浑噩噩

向学校请了假 决定到医院接受治疗 坐在没有人的地方 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去面对这个事实 拿过桌子上的玻璃杯 还在犹豫着要不要接受药物治疗 白色的小药片在手心不安的躁动 不知道自己已经攥了多久 竟能尝到一丝咸的味道

医生说 所谓的药物治疗 说白了 就是抹去对他的记忆 就像用橡皮擦去纸上的铅笔字迹一样 总会留下影子 这是难免 但也会比最初的样子好太多吧

医生给我订了一年的疗程 我几乎没有离开过医院 与外界彻底隔离 医生建议我清理所有关于杰的物品 我犹豫再三 还是选择坦然接受 大概还是心智不够坚定吧 我委托医生帮我清理了所有

我决定和过去 彻彻底底说一句再见了

那一年过得很快 也很慢 因为没有了外界的干扰 多数时间 我都是独自一人坐在角落里 或者是和医生谈心

医生是个很温柔的人 平日里穿着普普通通的白大褂 唯一与众不同的是明明是男性 却有着女孩子一样的长发 平日里或者梳成低低的马尾 或者散开头发 发尾胡乱的散在白大褂上 更有了一丝禁欲的气息

乍一看 医生还有点像杰呢

我自嘲的摇了摇头 真是的 怎么什么都能联想到杰 可能真的是所谓的病入膏肓吧 也许选择接受治疗 是一个正确的选择

因为时间的秒针一直在向前转动 它不会为了任何一个人停留

医生和我聊天的时候 总是会询问我对过去的回忆 我多少心里有些疑惑 明明是想抹消对过去的留恋 但是医生似乎 并不想让我忘记

我询问过医生原因 医生一时间看着我的眼神有些复杂 但是很快就恢复成了平日里的温柔

医生说 一个人最重要的其实就是回忆吧

我听得一愣一愣的 但是 我接受治疗的目的 不应该是抹去记忆吗 被这个问题若有若无的困扰了几天之后 我还是选择了接受所发生的一切

因为医生的药依旧日复一日的送来

看来他和我的聊天 也只是无意识的举动吧

我彻底放心了 也彻底死心了

因为不会有人支持我想起杰了吧 只要忘了他 就不会再去爱了

对我而言 对杰而言 这大概是最好的结果吧

一年很快的过去 杰几乎消失在我的世界 但是依旧留下了关于杰的蛛丝马迹 不过已经不重要了 因为没有人会再像我一样 对他这样刻骨铭心了

当然 除了剩下的四个人吧

再回到学校已经临近毕业 那四个人也已经一年多没有见过面 也不想再去见面了 毕竟已经要尽数忘却了 也不知道应该用什么表情 什么心境 去面对大家

哪怕自己的心智已经成熟了很多 但在大家面前 自己依旧还是那个整日只会粘着人的小孩子吧

但是意外的是 他们似乎并没有想放过我 硝子很快就发来了信息 说想和我见一面 虽然很想拒绝 但是想起在初来学校的时候 还有好多地方是硝子照顾自己 自己就这么拒绝的话 可真是不顾及情面了

没办法 只能硬着头皮去 到地点的时候看到了他们四个人并没有很惊讶 答应了硝子的邀请之后遇见其余的人在我的意料之中

大家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太大变化 也可能是我的记忆消减了不少 大概也不记得大家最开始 都是什么样子了吧

硝子约我来的地点 是游乐园 记忆里还模模糊糊的有着这个游乐园的样子 但是记忆里的每一帧都有一个模糊的影子 那个我几乎完全想不起来的影子

硝子拉着我去买了甜点 并且故意没有带五条悟的份 他们两个人因为这个 在甜品店的门外大干了一场 我同七海在甜品店内 无奈地看着外面争吵的两个人 三个人再情不自禁地对视了几眼 互相看着对方眼中的复杂

这一幕好熟悉 但是我总感觉 似乎少了点什么 但却说不出口

七海先打破了店内的平静 他放下杯子 语气听着一如既往的靠谱 他盯着我面前的抹茶慕斯 『你不是不喜欢吃抹茶吗』

我拿着叉子的手停了停 『我不喜欢吃抹茶嘛...?哦 毕竟想尝试尝试新口味嘛 毕竟 也已经有一年没有吃过什么甜点了』

『你这一年去了哪?硝子怎么也联系不上你』七海还在盯着我的抹茶慕斯 我一时间竟然有些不自在 但是抹茶的味道我承认 我确实不喜欢 但点单的时候确实下意识说出来的 难道是药物的副作用嘛 不过 应该也没有什么大碍吧

『这一年嘛?就 随处走了走 散了散心』我用叉子戳了戳点心 毫无里头的说出了一句『七海 我总感觉我忘了点什么...但是就是说不出口...』

七海终于把视线移开 看着我 大概他也不知道怎么回复我的话吧

我忙招呼着 打破这尴尬的气氛 正好赶上五条悟和家入硝子勉强和解后进店 谈和的结果是硝子承包五条悟一个月的喜久福 但是五条悟需要无条件帮硝子做三件事 这却是是硝子能想出的办法

五条悟端着自己的蛋糕在桌子旁坐下 便开始了单人相声 五条悟就是这样一个人吧 总能改变自己四周的气氛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 他的目光也被我的抹茶慕斯所吸引 在狼藉的咽下了一口草莓蛋糕后 五条悟摘下了自己的墨镜『呐 久?你居然吃了抹茶?!』

『你先把墨镜带上...不过...为什么你们对抹茶 有这么大的反应啊』我被勾起了兴趣 打算一探究竟 抹茶在他们眼中到底代表了什么

五条悟和其余人面面相觑了好一会 硝子试探性的问了问我『久 你还是忘不了他嘛?』

『他...?』我脑海中一时间似乎闪过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那个 我想想起来 却无力去触碰的身影 我揉着自己的太阳穴『你在说什么啊 硝子...』

『抹茶是杰最喜欢的口味啊 他那样一个不爱吃甜点的家伙 能有个喜欢口味 真是难得』五条悟大概是以为我忘了 打算提醒我『你之前不是很喜欢杰嘛 我还以为你还放不下那件事』

剧烈的刺痛开始侵袭我的大脑 仿佛有一只无形的手在挖掘我记忆的最深处 好像有什么东西 要被开垦出来了

『杰...杰是谁啊...可恶 头好痛』我的状态让其余四个人都不由得吃了一惊 我几乎是气急败坏的咬破了自己的下唇 思绪乱成一团

『久?你怎么了?!』硝子赶忙扶起几乎要瘫坐在地上的我

『你老实说吧 才木 你这一年 到底干什么了』七海丝毫没有关心我的意思 反倒变本加厉的询问『刚刚就感觉到你不对劲了 推辞也是漏洞必出』

硝子皱着眉头看向七海『你在说什么鬼话 久 都这样了你还』

『硝子 你等一下』我拨开被冷汗浸湿后粘在脸颊的碎发『但这却是不是什么很好的事情 我希望你们不要有什么过大的反应 我记得 一年前 我接受了一次治疗 治疗的内容 是抹去一个叫做...夏...夏油...杰的人的所有相关的记忆 他 好像 就是你们口中的杰吧』

硝子几乎是僵硬的转过头『久 你在说什么?!你消除了什么记忆!你不会是发烧烧糊涂了吧?你?你要不要我带你去医院?』

『我没有骗你 硝子 也没必要骗你们 我只记得 我在治疗之前 已经很疯狂了 所有才选择了接受治疗 医生也很赞同我的做法 我觉得 这没有错吧』

『久?你 选择忘了杰嘛?但是我们明明不是朋友吗?为什么?』五条悟在我身边来回渡步 平日里一直带着的墨镜被他摘下了挂在了领口

『我知道 这确实难以让人接受 但是 我不忘了他的话 我...』我抬起头看着他们 深吸了一口气『医生说 如果我不治疗的话 可能 就会因为抑郁而死吧』

『久 你在哪里找的医生?!哪有这样拉业绩的!』硝子撸起袖子『告诉老娘他是谁 我要找他算账!』

『算了吧 硝子 是在正规医院的医生啊 不过...我居然没意识到我还不知道他的名字 大概是平日里 医生医生的叫惯了吧』

『才木 你还有医生的联系方式吗』七海依旧很冷静地坐着 有些居高临下的看着我 我想了想 手机里的电话应该还没删除『电话的话 可以吗』我犹豫了一下 把手机解锁递了过去『不过你们找医生的话 是有什么问题要问吗』疼痛感已经缓解了很多 硝子扶着我坐在沙发椅上

『没什么 我只是想了解一下 你治疗的过程』七海点开了通讯录 在寻找着医生的联系方式『你一个人做这样的决定 你的家人知道嘛...』

『七海?』硝子握着我的手 小声的提醒了一下七海『哦 对 抱歉 我说了不应该说的...但是 下次必须和我们...不 不能再有下次了』七海扶了扶眼镜『我先联系一下医生 你们先在这里等一等』随后就急匆匆地赶出门了

『七海 还是老样子嘛 那么关照别人?』我已经没有心情再去品尝甜点了 于是点了一杯柠檬苏打水 气氛因为这一件事情似乎变得不能再糟糕了 我能很明显的看出硝子满脸的埋怨与心痛 哪怕是平日里大大咧咧的五条悟 此刻也规规矩矩地坐在一旁 但是翘起的二郎腿的抖动的脚尖暴露了他的焦躁 我无奈的笑了笑 虽然我有想过他们知道事实后的反应 但是这次确实事发突然 就连我也没有一丝丝防备『本来还想找个时间好好的和你们说一说 现在看起来 似乎...』

『久 你为什么 你为什么不找我啊 我一直都把你当我亲妹妹看待 你怎么』硝子又气又无奈 我只能笑着 却什么也做不了 当初选择瞒着他们 就是害怕现在的场面 但是看来 这是必然要发生的事件

我感觉那个电话打了一整个下午 七海才缓缓回到店里 他看起来比店内的我们还要沉重『医生说的没错 才木现在这个样子 才是最好的』七海将手机还给我『七海?!你说什么!你该不会也被那个医生?』『时候也不早了 硝子 你送才木回家吧 我和五条有话说 等有时间 我会和你解释』七海略显疲惫的整理着自己有些褶皱的衬衫

我被迷迷糊糊的送回了家 一路上 硝子都没说话 我知道 她是真的很担心我 但也是真的理解不了

为什么我要忘记夏油杰

但这是我必须做的抉择 我必须告别的过去 也是我必须放下的感情

我不能留恋已经逝去的人或物 这是医生告诉我的

不知道七海和他们之后有说了什么 但是 夏油杰 这个名字几乎已经不再出现于他们口中 也许是在我面前 为了照顾我吧 或者 也许医生做了什么

毕业后收拾自己的东西时 看到了一张有些落灰的拍立得 也许是拍照的人有些心急 拍出的照片没有对上焦 只能看见一张模糊的笑脸 拿到远距离看的话 居然还有那么一点像医生 在好奇心与强烈的第六感的共同作用之下 我彻彻底底地搜刮了一遍拍立得上的所有信息 果然 在拍立得背面的左下角 有这一小行字迹 字很小 我眯着眼睛 模糊的判断着究竟写了什么 许久 我看清了所有的字迹

你要活在没有我的世界 杰

下一秒 脸颊一片冰冷

评论

热度(2)